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产业金融:文旅产业项目投资如何度过“生死劫”

郭广昌、侯云春等大咖都来济南了!研讨产业金融发展新举措

前言 5月27日,由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大众报业集团联合主办,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复星承办,济南市投资促进局、济南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济南市历下区政府、上海市浙江商会特别支持的2019中国(济南)明湖国际金融峰会开幕。峰会以“新经济、新金融

围绕各地的自然条件和旅游资源,打造文旅产业,带动当地服务业的繁荣发展,是各地政府经济工作的内容之一。7月12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了《关于公示第一批拟入选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单的公告》,大力推进乡村旅游业的发展。万达作为著名的地产商较早涉足文旅产业,恒大、宝能、绿城、碧桂园、蓝城等地产商也先后进入。中国世纪新城投资集团2005年首个进入云南腾冲开发文旅项目,成功打造腾冲北海湿地文旅项目,该项目于2017年底由宝能地产接盘进一步规模化。2017、2018年打造国家级特色小镇,文旅产业项目占三分之一。

下图:碧桂园、恒大地产“不约而同”到河北沧州南大港开发生态文旅项目

出于工作关系,笔者看过很多文旅项目,曾给文旅项目贷过款,融过资。从金融投资的角度看,笔者对文旅类的项目分为四类:

一是自然条件好和大自然的造化:“三极”(北极、南极、世界屋脊),山河湖海和气候等自然条件形成的诸如云山雾罩、鬼斧天工、大河奔流、动物迁徙等,随季节变化而特定地存在。

二是文化传承和历史沉淀:历史名城、军事重镇、儒释道道场、名人故居、遗址公园,民俗风情甚至是美丽传说等,如山海关、八达岭长城、曲阜孔庙、佛教四大道场杜甫草堂、西藏布达拉宫等。

三是城乡功能及景观设施:著名的都江堰、大运河,乃至北京胡同及胡同文化、苏州园林及园林文化、杭州西溪湿地、保存相对完好的著名古镇,摄影爱好目的地如江西婺源油菜花、云南元阳梯田等。

四是商务休闲度假目的地:游乐娱美食购物、各类游乐场、海滨浴场、人造景观如哈尔滨冰灯、体育及竞技项目永久会址城市、高尔夫球场、工业遗址公园等。有些区域随季节及假期长短而不同,国内最为典型的是春节前后超级爆棚的海南三亚。

目前,新出现和打造的很多文旅项目,同质化严重,重资产、轻运营,投资回报期长,尤其是未来现金流存在不确定性,投资机构信心不足。一些文旅项目,成了为项目而项目的包装产物,项目投入后,要么成了半拉子工程,要么半死不活地存在。投资界人士归结为:文旅项目投资,十投九亏。笔者认为,但凡是刻意包装和打造出来的文旅项目,概念规划都是伪概念,经不起推敲和实践的检验。

下图:纳入全国第二批特色小镇的山东招远淘金小镇

文旅项目,分为大众类文旅项目,需要大交通予以支撑,比如云贵川的旅游资源极其丰富,“铁公机”大交通的发达才能支撑得起大量游客的往返;小众项目在出行方面相对要求不高,但是交通发达的区域,仍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河南辉县市的年旅游人次能达到千万级,受益于中原城市群发展及河南便利的大交通环境。云台山5A级景区的成功,除了自然条件优越及大量的广告宣传,更主要的是大交通的导流。北京每周五有开行的云台山旅游专列,周一一早返回北京;从广东、广西、四川、重庆、贵州、东北、福建、甘肃也有开往云台山的旅游专列,票价优惠,出行便利

云台山的打造,绝对是文旅项目前所未有的奇迹。文旅界人士常说的乌镇模式、古北水镇模式,现实中确实有其成功的各种说道,最为核心的只有三条:由中青旅股份牵头,品牌、资本、获客渠道,想不成功恐怕都很难。即便如此,而今这两个“标杆”项目渐冷,如何拉动流量,实现可持续增长,是重要的课题。投资文旅项目,首先得问问自己,谁是你的合作方,是否资金充裕、获客渠道是否广大。还有就是地方政府的鼎立支持,能否如同焦作市委市政府一如既往的倾情投入与支持

业界人士常提起,要改变文旅项目同质化,需要深挖“内核”。其实,再怎么深挖,都离不开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文历史的挖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在文旅项目的投资上一哄而上如前所述,包装文旅项目,概念规划极有可能就是“伪概念”。除了自然景观,国外古建筑都是经历上百年的打磨,而我们的古人对历史文物一般做修缮处理。独特旅游资源是搬运不过来的,所谓的“内核”也基本不存在。即使你今天人为地制造出来,明天人家就复制过去,如出一辙。同质化,是同业市场竞争的必然,文旅产业亦不例外。

可供开发的文旅项目,宜小而精,专而优,滚动投资,以时间换空间,辅之以数据支撑、5G应用场景。投资少,见效快,可持续的项目,如云南腾冲的北海湿地,初始投资一千万起步;河南郭亮村,初始投资二百万起步。比如开发红色旅游、工业旅游、研学旅行,投资民宿,户外及全民健身运动,定制化自驾游等,并根据项目的定位,多采用共享模式,只做你的长板,把你的短板交给合适的其他人来干

红色旅游是在传承红色文化的过程中兴起的,是政治工程、文化工程、富民工程、民心工程,是党建的生动课堂和不忘初心、永葆本色的重要载体。国家从2004年开始先后发布和实施了三期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江西革命老区井冈山位列第一、首先受益。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日趋大众化、常态化,红色旅游景点、纪念场馆成为民众出游的重要目的地。2015-1017年,全国红色旅游累计接待游客34.78亿人次。

工业旅游,具有代表意义的是首钢秦皇岛赛车谷项目,居然可以进行卡车比赛。由大型央企国企利用废弃的厂房及配套设施加以改造利用,满足一部分竞技车手的爱好与追求,同时带动文旅项目的组织实施

研学旅行,一般由培训机构及社会团体发起和组织,有会议培训的性质和人际交流沟通的目的,部分项目伴有体格锤炼和精神升华的内在需求。项目投入少,见效快。如旅行故事部落及大漠商学院组织的阿拉善沙漠徒步游、北极圈极地徒步游项目。

民宿,一般在著名古镇,景区核心区域或周边,大城市的老街区的院落,以及城乡结合部的核心区域。也是投资少见效快,部分项目成为民宿精品,吸纳了大量游客及休闲度假人群。

下图:浙江台州千年曙光景区附近观海民宿

制衡美国制造业的其实是其过于发达的金融产业

声明:除《踢馆》外,讲武堂所刊登文章均为授权转载,目的是提供多样化看问题的视角,不代表堂主完全认同文章观点 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已经不是话题了,大家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有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古话,屈居

因此,从投资角度看,要把投资的周期缩短,尽可能做“短平快”的项目

以产业为先导,采取有稳定现金流的产业项目+文旅项目投资的“二合一”模式,实行产业带动。如以数据为切入点,先进入智慧农贸、智慧农业,顺手整合农产品原产地的部分文旅项目,小中见大,优中选优,将投资由长线变短线,提升持续获取未来现金流的能力。2019年7月13日新华社刊发《苗叶青青印初心》:天目山下,片片茶田,农家小院错落有致,乡间小路蜿蜒其间。浙江安吉县黄杜村,清明前夕,约3万人从各地赶到这里打工采茶,吃住都在茶农家。高空俯瞰,白茶青青,采撷忙碌,生机盎然。乡村振兴靠专业化运营,更要一种拼劲。“跑得快不快,全靠车头带”。上世纪90年代末,黄杜村党支部书记盛阿林,在上级政府支持下,带领村里党员垦山、种茶、动员、推广,打下了脱贫致富的坚实基础。外在的力量和内外的动力,成就了一个“中国白茶第一村”。下图来自新华社

在此,不能不提陕西的“关中第一村”袁家村,主打体验牌的关中民宿和美食文化,实行全民股份制,实现共同富裕。

对于中长期的文旅项目,应当理性投资,在扎住脚跟的前提下,与地方政府深度合作,从长计议,切忌大包大揽,害了自己,进而坑了地方政府。

下图:由国家打造的世界级世博园(北京之北:延庆),预计带来1700万观光客

下图:2018年在北京成立的中国户外产业联盟,及举办的国际水陆空马拉松赛事

定制化旅游产品及户外项目需要专业化水准和极强的组织能力和一定的感召力。

下图:西宁-拉萨自驾游项目发布

大多数投资的文旅项目死在半路上,甚至死在最后一公里,死在运营上,表现为资金链断裂,遭遇“生死劫”,追本有诸多的原因,缺乏专业人才及风险把控能力,最为致命的是“短债长投”,即使有融资渠道的上市公司诸如乾景园林(股票代码603778,大举进入文旅产业,2018年经营亏损)一样不能幸免。这个时代,是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的时代。文旅投资项目也一样,跟不上时代发展要求的“伪概念”项目只能走进死胡同,或走在进死胡同的路上。

最早的例子,发生在2001年前后,大连金石滩高尔夫球场及配套别墅项目因杠杆率太高、小马拉大车形成了债务问题,被招商银行整体托管经营,债务处理不及时,也没有新的还款来源,债务越滚越大。

最为典型的是洛阳龙潭大峡谷景区因不能偿还到期债务,该景区所属的洛阳万山湖旅游有限公司被当地法院裁定受理进入破产程序。龙潭大峡谷景区有着极为傲娇的成长经历,2005年被评为“国家地质公园”;200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评审为“世界地质公园”;2007年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2008年初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4000万元的贷款支持;2013年被批准为国家5A级景区。2014年公司资产总额为57602.3万元,比上年增长了一倍多。在快速发展的背后,背负着巨额债务,年支付利息5000多万,基本把门票收入全拿走了。2017年公司创始人陈建林去世,经营恶化直接引发了债务危机,资不抵债进入破产程序,不禁令人唏嘘。看来,大自然再厉害的鬼斧神工也抗不住短债长投,利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洛阳万山湖旅游公司能像本文开篇所述的中国世纪新城投资集团那样,择机释放股权给当地政府平台公司或有实力的上市公司控股,各方喜大普奔,绝不致于陷入如此境地。

项目投资,是个技术活,也考验投资者的心态,不能把所谓的股权看得过重,不舍不弃;更不能把个人投资项目当成自己的宝贝或私有财产。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在作古前把个人资产捐得一干二净,并留下了那句醒世名言:一个人如果死时仍是巨富,那么他就死得耻辱。而一个人死时负债累累,贻害后人,那么他将死不瞑目。打破投资“生死劫”在于心态。



总之,文旅项目的投资,资金、渠道、品牌、政府的持续支持一个都不能少,而专业化人才倾情的投入是成功的重要保证



附录:第一批拟入选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单(320个)


请关注公众号:UD咨询

亚金协发布《全球产业金融观察报告(2019)》

28日,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第二届产业金融国际会议在沈阳召开。会上,亚金协发布《全球产业金融观察报告(2019)——新兴产业集群的金融支持》(以下简称《报告》)。本年度《报告》主题聚焦新兴产业集群的金融支持,为推动产业金融交流提供了有效载体。 《报告》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供应链 » 产业金融:文旅产业项目投资如何度过“生死劫”
分享到: 更多 (0)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